相关文章

专访:“亲子鉴定第一人”邓亚军博士

怀疑孩子非亲生所占的比例约占总量的60%,与前两年的数据相比(70%),所占比例略有下降,但总数依然是上升的。

排除亲子关系的比例占所有来我机构进行检测的例数的22%左右。

这个比例,我机构每年都会进行统计一次,比例一直是在22%--27%之间,很稳定,只不过有一年高一点,有一年低一点,这两年(08、09年)一直维持在22%左右。

父亲要求进行亲子鉴定,说明父亲在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这个问题上,是处于弱势地位,因为这个问题只有母亲最清楚;

另一方面,DNA亲子鉴定越来越普及,越来越被大多数人知道和接受,那很多人选择了直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验证而不是闷在心里的纠结,这应被看做是一种社会的进步;现代社会,每个人的生存、生活、工作压力都很大,如果能用一种简单直接的方法证实心中或解除心中的疑虑,总比因此而得抑郁症要好。

以前没有这么多人做鉴定,最开始是因为技术的不成熟和应用领域的限制,比如最初的DNA亲子鉴定技术,只能用于刑事案件而不能被用于民事的亲子鉴定,而且当时的鉴定成本高,技术要求也非常高;对亲子关系有怀疑的父亲没有途径来证实自己的怀疑。

中国是一个注重血缘注重血脉传承的国家,父亲对于孩子时不时自己的,这种疑虑和通过技术手段进行证实这种方式,我认为会一直持续下去。